网站首页 | 信息公开 | 在线服务 | 公众互动 | 清风阁 | 重要网站链接 | 网站导航
当前位置:安徽审计信息网 > 清风阁 > 清风瞭望 >    

 

“神奇”家训炼就忠义史可法

发布日期:2017-09-12 16:25   信息来源: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   作者: 刘立人   浏览数:

    《明史·史可法传》开篇就记载:“(史可法母亲)尹氏有身(怀孕),梦文天祥入其舍,生可法。”

  这一出自正史,看似有些神奇的记述,实则寓含着史可法父母对儿子的殷切期望,是一则独特的史氏“家训”。按传统,中国人的名、字、号,除“号”可自取外,“名”、“字”均由家中父母、长辈取定。家长给史可法命名为“可法”,取字为“宪之”,“可法”之“法”、“宪之”之“宪”,均为“效法”的意思。效法谁呢?“家训”明示:效法抗元将领文天祥!这就为史可法树立了矢志报国的忠贞榜样,规范了史可法立身行事的人生轨迹,最终铸就了史可法的气节风骨。

  之所以有如此“家训”,绝非偶然,究其原因有二:一在忧患意识;一在家族传统。

  就忧患意识来说:史公出生的年代,国家内忧外患,危机重重。正和文天祥所处时代一样,是一个需要英雄、召唤英雄的时代!史公家长深怀历史和时代的忧患意识,要他效法文天祥,成长为英雄,以拯救国家危亡。

  就家族传统来说:史公祖父应元公,两任知州,均有“惠政”,素有儒者风范,其因史可法的出生而有“吾家必昌”的自信,正是盼望孙儿重振爱国家声。

  史公一生,是怎样践行“家训”而效法文天祥的呢?举其大者,约为“三效”:

  其一,效其刚直不阿,勇于与权奸斗争。

  文天祥中状元后,就曾多次上书请斩主张迁都以避元兵的阉臣董宋臣;立朝草制(草拟制书,拟订朝廷命令),则屡忤误国奸相贾似道;及为右相、封信国公,也始终与朝内投降派作不懈斗争。

  而史公当上朝廷首相还不到半个月,就被昏君、权奸合力排挤出南京,督师扬州,走上战争前线。在此境遇下,史公秉承发扬文天祥《正气歌》的浩然正气,连连上疏,劝谏严查骄奢淫逸、卖官鬻爵、贿赂公行等种种腐败罪行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年里,史公连上二十四封奏疏,在日理万机、戎马倥偬中,平均每月进谏两次以上,而每次誊写疏稿,都反复诵读,反复斟酌,反复修改,每一次都“呜咽不自胜,幕下士皆为饮泣”。

  其二,效其以死报国,而能“死比文山犹决绝”(清夏慎枢《题史阁部遗像》)。

  文山,文天祥之号也。文天祥曾被囚禁于元大都(今北京),后于柴市(今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西口)从容就义。史可法被俘后,同样宁死不屈。

  清陈宏谋追怀凭吊史公之挽联称:“佩鄂国(岳飞曾被封鄂国公)至言,不爱钱,不惜命;与文山比烈,曰取义,曰成仁。”确实,史公之壮烈牺牲,是可谓“与文山比烈”!

  其三,效其子嗣处置,而能以“副将作儿”继家声。

  文天祥有胞弟叫文璧,此人竟降元而邀宠,文天祥于狱中闻讯,愤而作诗,与之决裂,声言:“弟兄一囚一乘马,同父同母不同天。”所谓“不同天”,言其仇恨已“不共戴天”!从此,不认文璧为弟。

  而此前,文天祥在抗元的“空坑战役”中丧子文佛生,曾以文璧一子名文升者为嗣,至此亦不认文升为子嗣。

  史公则有堂弟史可程,先是归顺了李自成,后又投降了清王朝,史公对此变节又失节的行为十分痛恨,曾上书南明朝廷要办史可程的重罪。

  史载,史公年四十无子,李氏夫人曾欲为之娶妾,以生子嗣,史公断然不许,称:“王事方殷,敢为儿女之私乎?”后来,家人背着史公,从史可程六子中选取其第四子炤青(一名询,见《道邻公本宗分支考》)作为史公过继子嗣,过继进家门。史公得悉此事,已是“城亡与亡”前夕,为与史可程划清界限,史公断然不肯接受炤青为嗣子,而宁可选择经受过战火洗礼与考验、忠勇可靠的副将史德威为义子,托以临终后事。所以,史公在殉难前四日的《绝命书》中,与母亲、岳母、夫人诀别,特附一笔:“炤儿好歹随他罢了”。

  《绝命书》中这一笔带过的细节,却再度显示了史公的崇高气节与对爱国家风传承的重视!

  由此,清人蒋士铨的《题史阁部遗像》诗中,才有“袍笏作身(指衣冠葬)将作儿(指以副将史德威为嗣),文璧子孙非我支”的巧喻;清人刘藻的《题史阁部遗像》诗中,才有“浩然留正气,千古配文山”的评价。

  “千古配文山”,信哉斯言,足见史公一生对“神奇”家训的谨守与凛遵!(扬州大学教授 刘立人)

上一篇:   敦厚家风成就叔侄名臣
下一篇:   钟情于家国的真挚情怀
电话:0551-64678241 传真:0551-64678313 地址:合肥市屯溪路272号 邮编:230001 网站管理电话:0551-64678374
版权所有 安徽省审计厅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建议使用IE6.0以上浏览器、分辨率800*600浏览